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

编辑:王优 浏览: 9

导读:为帮助您更深入了解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小编撰写了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刑事辩护律师费用一般多少钱,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刑事辩护律师张志华,刑事辩护可以请几个律师等6个相关主题的内容,以期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观点深入阐释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希望能对您提供帮助。

hello大家好,我是本站的小编子芊,今天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的相关知识,希望能解决您的疑问,我们的知识点较多,篇幅较长,还希望您耐心阅读,如果有讲得不对的地方,您也可以向我们反馈,我们及时修正,如果能帮助到您,也请你收藏本站,谢谢您的支持!

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

刑事辩护律师是法律职业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在维护法律公正和保障方面扮演着关键角色。刑事辩护律师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常常面临着人身安全的威胁和风险。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刑事辩护律师网络逐渐形成,为律师们提供了交流、学习和合作的平台。由于网络的开放性和匿名性,刑事辩护律师也面临着来自网络空间的威胁。一些不法分子通过网络恶意攻击、诽谤和恶意曝光等方式,对刑事辩护律师进行人身攻击,威胁其安全。

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威胁的存在暴露了网络空间的法制空白。在网络的发展过程中,相关法律制度的建设相对滞后,对针对刑事辩护律师的网络威胁缺乏明确的法律规范。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明确维护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的责任和义务,是当前亟需解决的问题。

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威胁的存在应引起我们的重视。刑事辩护律师作为维护公正和平等的代言人,其人身安全的保障关系到司法公正的实现。如果刑事辩护律师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不断受到人身攻击和恐吓,将可能使他们在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时感到畏惧,进而影响到整个司法体系的正常运转。

解决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威胁问题并非易事。我们应该加强对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威胁的认识,提高社会对刑事辩护律师的理解和认同。只有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才能为刑事辩护律师提供一个安全、公正的环境。

相关部门应加强对网络威胁的监管和打击力度。加大对网络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严惩通过网络对刑事辩护律师进行人身攻击的行为,为刑事辩护律师提供更加安全的工作环境。

刑事辩护律师自身也需采取相应的安全防范措施。刑事辩护律师可以加强自身的网络安全意识,不轻易泄露个人信息和行踪,避免成为网络攻击的目标。刑事辩护律师也可以加强自身的安全防护知识和技能,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威胁是一个复杂且长期的问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来解决。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加强对网络威胁的监管和打击力度,提高刑事辩护律师自身的安全防范能力,是解决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威胁问题的关键。只有通过各方的共同努力,才能为刑事辩护律师提供安全、公正的工作环境,更好地保障司法公正的实现。

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

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有田文昌、苏义飞、朱树英、王步林等。刑辩律师是刑事辩护律师的简称,是指已经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书,以刑事辩护法律服务为全部业务或者主要业务,专业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刑事辩护的执业律师。刑事辩护一般分为三个阶段,即刑事侦查阶段、刑事审查起诉阶段、刑事审判(一审、二审)阶段,在刑事诉讼的不同阶段律师的工作内容是不尽相同的。田文昌田文昌,1947年生人,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硕士,律师,京都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名誉主任。中华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西北政法大学刑事辩护高级研究院院长。以擅长办理各类典型疑难法律事务而著称。田文昌的教学、科研、办案成果丰硕,曾发表学术论文、译文、专著、教材等一百多万字。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实话实说”、“三百六十行”、“面对面”、“人物”、“第一线”等栏目先后对其进行多次专访报道。

刑事辩护律师费用一般多少钱

本人就是一名律师,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

根据相关省、市《律师收费服务标准》结合具体案件,复杂程度、律师资深度等和律师协商确定。刑事案件代理费要具体看情形,一般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案件所在地方、涉嫌罪名、案件难易程度、律师办案花费时间、律师名气大小等,案件不同、情况不同,收费也不一样,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具体要与律师协商。刑事案件律师收费要注意以下几点:

1、不能做风险代理;

2、不能以结果的不同采取不同的收费;

3、签订代理合刑事辩护律师也不能承诺案件结果。

4、刑事案件一般要经历三个阶段:公安机关侦查、检察院审查起诉、法院审判。这三个阶段就是三个案件,根据收费相关规定,一般只能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代理,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收费,而不能将三个阶段一起收费。三个阶段一起收,当然也可以,但要给委托人讲清楚,并在委托协议里面作出明确约定。

至于每个案件具体收多少,要与律师面谈,看律师的谈吐、知识、能力,承办过的案件、名气及资深程度等方面而定。我的收费标准(一)刑事案件收费按照各办案阶段分别计件确定收费标准。

1.侦查阶段,每件收费5000—10000元。

2.审查起诉阶段,每件收费5000—10000元。3.一审阶段,每件收费10000—20000元。(二)二审、死刑复核、再审、申诉案件以及刑事自诉案件按照一审阶段的收费标准收取律师服务费。(三)一个律师事务所代理一个案件的多个阶段,自第二阶段起酌减收费。(四)被害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按照民事诉讼案件收费标准收取律师服务费。(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时涉及几个罪名或者数起犯罪事实的,可按照所涉罪名或犯罪事实分别计件收取。

下列案件经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协商一致,按照不高于上述收费标准的5倍收费:(一)案件法律关系复杂,律师办案时间明显多于同类案件的;(二)案件涉及疑难专业问题,对律师专业水平要求明显高于同类案件的;(三)重大涉外案件及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

办理案件过程中需要向办案单位交纳的鉴定费、资料查询费、复印费等费用由委托人承担。异地办案交通费、住宿费等差旅费由委托人承担,根据实际的花费据实结算,实报实销,也可以协商一定数额包干。

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

刑事案件请不请律师也要视情况决定:

一是看案情,要是案情比较明白,家属和犯罪嫌疑人都觉得请律师费钱,就没有请律师的必要了,等法律援助好了;

二是看经济能力,经济能力允许,不管如何,请一个相对专业、靠谱的律师介入,总是对犯罪嫌疑人有所帮助。

请律师跟找医生看病有相同之处,一是要找对科室,二是要花钱,这样的效果总是比身体不舒服挺着或看错了科室要好些。

法律微言明确回答你:

恰恰相反!刑事案件应当请律师!

法律微言用一个真实的案件,来说明请律师的重要性。法律微言之前在检察院从事审查起诉工作,这一天公安机关送上来一个案件,这个案件案卷众多,涉案的嫌疑人达28人,案件事实也十分庞杂。这么复杂的一个案子,一个月两个月肯定是办不完的,因为嫌疑人和案卷数量太多了。

有一天,其中一个嫌疑人的律师找到了我,然后提醒我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上,一个认定有错误。他提示我在众多卷宗里找出了这个嫌疑人的到案经过和第一次供述的笔录。我一看,根据这个到案经过和第一次笔录,嫌疑人肯定能被定为自首。而公安机关没有给认定。

如果没有这个律师的提醒,我可能也会疏忽这个细节。这个嫌疑人因为他的自首和赔偿行为,判了缓刑。你说律师有没有用?

当然有人会说,如果没有律师提醒,我自己也会发现。是的,对于刑事案件,检察机关还是很认真的,漏掉自首的认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面对这么多嫌疑人和卷宗,检察官甚至法官犯错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因为他们要看全部的卷宗和所有的嫌疑人。

而刑事辩护律师,只会盯着自己的当事人。他们会找出卷宗中,一切有利于他当事人的情节,然后写成律师辩护意见,提交给检察官和法官。

法官和检察官对待有律师的案子,会格外慎重,甚至有时候会提前跟律师联系,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证据情节给漏掉了,主动弥补好漏洞。因为法官和检察官办错案子,也要追究责任的,多了一层律师,就相当于给他们减少了犯错几率。

虽然在庭审上,诉辩双方是激烈对峙的,而实际的司法实践中,律师的辩护,是对案件能够得到公正审判的一种互补。因此刑事律师,对于一个刑事案件,是相当重要的。

我是法律微言,持续创作法律领域,关注我,有问必答,无偿普法!

无法平静的回答这个问题。

问答会允许这种问题存在,简直是误导大众。

请不请律师是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本人和家属的权利。

你不建议是何居心?

刑诉法和宪法明确规定请律师和辩护的权利。

你为什么就不建议?

这比别人病了不让人家就医要更可恶可恨可憎!

看到这个问题,就感觉看到了有些地方迷信封建老顽固。

你可以说请个不负责的律师,不如不请。

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否定律师。

目前刑事案件辩护全覆盖,没律师很多地方都开不了庭,也不知不建议请律师是基于什么原因。其实经济条件好请律师能最大可能维护你的合法权利,如实在困难,庭前也会给你指定法律援助律师。试想面对强大公诉机关,一个不懂或略懂法的犯罪嫌疑人有多大能力维权自己合法权益,当你身陷囹圄时多一天都是巨大煎熬。如果是在冤屈下这种煎熬可能翻倍。

正常情况下(没有违法违规),警方是在有证据的情况下才对刑事案件立案侦查的,之后就对嫌疑人刑事拘留,检察院审核后,证据充分的就批准逮捕,证据不足以起诉的,就会让警方补充证据,如果警方不能补充足够起诉的证据,警方就会让嫌疑人保释或者直接放人。

(注明:证据不足以起诉不代表嫌疑人没有涉及刑事违法,只要嫌疑人与刑事违法沾上了边,警方都可以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和先把嫌疑人刑事拘留的,待调查清楚以后,证据不足以起诉就放人,证据充分就起诉,这种情况下,警方的做法没有违法。)

既然警方有证据,检察院又认为证据充足而起诉的,上了法院之后,基本上都会判刑,只是刑期多少的问题。

刑事案件请律师,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最多就是说服法官少判一点刑期而已!

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有些人固执和偏见,迷信自己固有的生活经验和处世逻辑不能自拔,悲剧的源头就在这里。不是我们语言能够说服的。层次的高低决定了眼界的宽窄。

刑事案件,不是请不请律师的问题。而是最大可能尽快请,请最好的。警方第一时间讯问时,就应该请。甚至没有讯问时,也应该提前咨询律师。

即使是证据确凿,罪大恶极,自知引颈待戮。被告人在漫长的羁押期间,也有类似“临终关怀”之说。他们积压的悲苦和辩解需要律师披露和展现。

和律师交朋友,是现代社会中产阶级和准中产阶级起码的认知和修养。

我认为刑事案件是应当请律师的!这既是当事人的现实需要,也是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但问题在于现在的律师队伍中大多数的刑辩律师水平一般,请与不请结果基本无异,当事人看不到律师的作用!从实际案例看,绝大多数案件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同意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能被律师翻过来的案件是比较少见的!而水平高的律师又是稀缺资源,律师费贵得要命,很多人望而却步,除非是疑难案件或者是可能判处八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案件,一般的刑事案件,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许多当事人选择不请律师!

家人不能探望??

为什么呢?

哪家人做他的律师行不行??

此观点是错的!更应该请律师!

说建议的去问谁

刑事辩护律师张志华

男子杀 情 人后分尸抛尸, 获死者亲属谅解改判死缓。

南京江宁一河中发现一具不完整的女尸,为此警方发布悬赏令征集线索,很快警方便根据相关线索,抓住凶手江某,查出他与被害女子是情人关系……这起发生在2016年9月的案件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2017年9月,故意杀死情人的江某被南京中 院 判处死刑,剥夺政 治权利终身。

江某为此提出上诉,江苏高院做出二审宣判,江某被改判为死缓。△抛尸的江某

一起震惊南京的杀人抛尸案件

时间回溯到2016年9月24日中午,南京江宁公 安 分 局接到市民报 警,称在江宁区一河道内发现一具尸体,尸体被黑色塑料袋包裹,身上还绑着红砖。经勘验,死者为女性,双下肢缺损。警方经分析确认,这是一起杀人分尸案件。9月25日早上,警方发布协查通报和悬赏启事,查找尸源。△微博截图

同年9月25日傍晚6点左右,在距离抛尸现场约一公里的社区,一位70多岁的房东婆婆向民 警反映,死者可能是她之前的一名租客颜某。经过体貌特征比对,警方最终确认死者正是时年49岁的颜某。后经调查,案发一周前,与颜某同居的江某突然退租,而颜某则不知去向。房东婆婆告诉民 警,她曾询问江某,颜某去了哪里。江某声称颜某跟第三者跑了,对于这个说法,当时房东婆婆没有怀疑。直到她看到警方发布的悬赏通告,认出死者身上的衣服是颜某常穿的,她才意识到,颜某可能出事了。

警方得到这一线索后,认定江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于同年9月25日晚,将江某抓获。经审查,江某交代了因情感纠纷将颜某杀害、并残忍分尸后沉尸河塘的作案经过。

一起虐恋 凶手被判死刑

时年48岁的江某是江苏泗阳人,在南京打工,他在老家有妻子,并育有一儿一女,但他和妻子感情不好,长年分居。2007年,他在一个饭局上和离异的颜某相识,之后两人便开始交往并同居。“本来两人感情很好,颜某也被江某的女儿接受,她死时穿的衣服正是江某女儿送的。”警方称,案发两个月前,江某发现颜某有出轨迹象,让他接受不了的是,“第三者”是他的一个朋友。

江某被抓后交代,2016年9月14日晚饭时,颜某当着江某的面和“第三者”视频通话,言语露骨。江某便和颜某吵了起来,两人赌气喝了1斤多白酒。当晚,颜某吞下大量平时吃的治糖尿病的药,以及三四板感冒药,声称“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江某称,他担心颜某会对他不利,便想先下手为强。9月15日凌晨,江某最终下定决心杀害颜某。他剪下一段接线板的电线,勒向正在熟睡的颜某。天亮后,他和往常一样去上班。当晚下班回家后,江某着手处理颜某尸体。“尸体太大,我就把她的两个大腿锯了下来。”9月16日凌晨,江某将尸身分装到两个塑料袋中,并在尸身上绑上红砖,然后用电动车驮到一公里外的河边抛尸。△抛尸现场

江某故意杀人一案由南京市检 察 院 提 起公 诉。由于江某家境困难,符合法律援助的条件,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了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张志华、胡春燕律师作为辩护人。2017年9月,南京中 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江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江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颜某女儿计3.46万元。

疑点重重 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在一审中,辩护律师提出,颜某死亡不能排除其曾过量服药、饮酒、自身疾病等因素,该案的尸体检验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也就是说,事发当晚江某勒颜某脖子时,颜某可能已经因过量服药、喝酒原因死亡。

对此,南京中 级人 民 法 院认为,江某在接受讯问时曾供述,在用电线勒颈时颜某“动了一下”,尤其是2016年9月26日的第三次讯问中,江某供述“她被我勒住后,手和脚没有大的动作,嘴里有噗噗的吐气声音,隔一会吐一口气,舌头像要伸出来的样子……勒了两三分钟,她没反应了,不喘气了,身体也软下来”。

法医鉴定书、物证检验报告、鉴定人出庭说明相互印证证实,颜某气管内壁会厌处的出血点是生活反应,即暴力作用于活体时组织的反应,也是生前伤的表现。虽然颜某尸体内检验出乙醇、乙酰氨基酚等成分,但根据各成分的检测值,能够确定颜某没有因药物或毒物中毒死亡的依据,且未发现颜某因自身疾病致死的依据。江某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其积极追求颜某死亡的主观故意明显。

对于辩护律师提出的“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的辩护意见,一审法院予以采纳。但法院认为,江某虽有坦白,但他主观恶性极深,手法极其残忍,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虽有坦白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一审法院判决江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抛尸现场调查

江苏高院二审改判 减为死缓

一审判决后,连江某的家人都认为江某已是必死无疑。但江某及辩护律师认为一审法院量刑过重,提出上诉。江苏高院对该案进行二审。

在二审中,法院认为,江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江某所犯罪刑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鉴于该案因感情纠葛引发,江某和颜某对情感关系的处理均有不妥之处。江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得到颜某亲属的谅解,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原审判决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对江某量刑不当。二审法院做出判决,撤销南京中院一审刑事部分的判决。上诉人江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该判决是终审判决。

江某的辩护律师胡春燕记者,针对此案,她所在的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蚂蚁刑辩团队成员多次商讨案情,梳理质证意见和辩护词。虽然律师们与江某素不相识,但自从接受法律援助办理这个案件以后,律师本着对法律负责、对当事人负责的精神,尽心尽力地工作,最终二审改判。

对于这个结果,江某和江某的家人都表示接受。

刑事辩护可以请几个律师

如果该刑事案件是共同犯罪案件,一个律师只能为一个犯人辩护;如果该刑事案件不是共同犯罪案件,两个犯人需要请1个辩护律师即可。共同犯罪(团伙犯罪)的案件,侦查机关由于同案的犯罪嫌疑人先后抓获、证据尚缺等原因一般将犯罪嫌疑人分案移送审查,检察机关分别将其提起公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三百一十七条第二款、《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第七条均有关于共同犯罪的案件,一名辩护人不得为二名以上的同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的规定。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发现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应当按照管辖范围立案侦查。立案的条件:1.有犯罪事实发生;2.有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人。侦查机关既可以以事立案,也可以以人立案。无论以事立案还是以人立案,侦查对象都是特定犯罪事实,侦查机关通常都是根据特定犯罪事实而立案,不因为该犯罪事实是由数名犯罪嫌疑人实施而立数个案件。共同犯罪中,如果同案的犯罪嫌疑人在逃、由于证据尚缺等原因,侦查机关就会将已经具备审查起诉条件的犯罪嫌疑人移送公诉机关审查,将其他的犯罪嫌疑人分案处理,等到同案犯抓获后或者进一步侦查取证后,再次将其他的犯罪嫌疑人移送公诉机关审查。每移诉一次,都是一个案件材料,但立案决定书是唯一的,卷宗材料形式上、内容上基本上相同,实质要证明的事实是一样的。案件是一个法律名词,在刑事诉讼中,“案”含义应当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就是指犯罪事实。同一犯罪事实或者共同犯罪中,无论有多少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都是一个案件。共同犯罪中犯罪嫌疑人分案处理的案件律师不可担任两名以上被告人的辩护人,只能为一个犯人辩护,不是共同犯罪案件,两个犯人需要请1个辩护律师即可。

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辩护律师人身安全)的问题分享结束啦,以上的文章解决了您的问题吗?欢迎您下次再来哦!

相关推荐

更多

免费获取咨询

今日已有1243人获取咨询

免费咨询

热门服务

更多